pc蛋蛋网站_pc蛋蛋幸运28_pc28预测官网平台 > 论文交流 >

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生理学教授王庭槐:教学改革36年不曾止步 三

  不知从何时起,学历和荣誉似乎成了老师教学水平的一种衡量标准。在一些学生心里,自己的博士生导师如果是院士,会显得更有“面子”。而实际上,很多做出伟大成就的人,他们的老师或导师,远没有他们的名气大学历高。真正的教育家,他们往往潜移默化不追求轰动效果,却有一双“点石成金”的妙手。

  王庭槐,五获国家优秀教学成果奖,七获省级优秀教学成果奖,如今,又获得中山大学首届卓越名师特等奖。谈到教学,从教育部专家到中大学子,无一不对他表示认可和推崇。教学的魔力,课堂的魅力,从这个77级老大学生的一言一行中,如涓涓细流,深刻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中大学子。

  2018中山大学教学颁奖典礼在中山大学举行,王庭槐教授荣获首届卓越教学名师奖。 金羊网记者 汤铭明 摄

  实践线年高中毕业后经历了颇为波折的几年,他当过染纱工,当过代课老师,后来又去公社卫生院当制药技术员。这些经历在有的人看来是颇为苦涩的,王庭槐却不这么看,他有着潮汕人朴实的价值观:“不管什么事都不要抱怨,不要计较做了有没有用,你先去做,做了以后自然会有用。”

  于是,小学初中期间学校停课学工学农学军,他不抱怨,因为他学会了很多生产一线的技能,后来在抽纱公司当染纱工时用上了,“我自己画图纸设计染纱机,进行技术革新”。任代课老师期间,自嘲自己是“肚子饿胆子大”,什么课都敢接,初一语文初二物理初三数学都代过,“带着学生去学农,又当爹又当妈,锻炼了很多能力。而且这段代课经历对我后来考上大学帮助很大。”

  在公社卫生院制药室,条件极为艰苦简陋,没有自来水,只能靠挑井水过滤制作制药用的离子水,没有煤气炉,只能劈柴烧炭来完成高压消毒的加热。“挑水劈柴过滤配药分装质控我们生产一条龙,从简陋中力求精致,比如分装针剂的安瓿的封口时,火枪玻璃烧融封口技术可以做到和药厂机制一样的水准,在上级医院的帮助下,我们按中草药制剂药典的要求,解决当地很多缺医少药的问题。”这段经历,王庭槐认为极大地锻炼了他的动手能力和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在后来的科研工作中,他的精细动物心血管手术得到很多科研同行的赞誉。

  这种实践出真知的人生信条不仅伴随着王庭槐自己的生活,更成为他教育学生的重要理念和方法。

  从中山医学院本科毕业后,王庭槐再一次和自己的“规划”擦肩而过——他没有按照父亲的希望成为一名医生,却因为优异成绩留校任教。听到这个消息,当了一辈子医生的父亲沉吟许久后说了句:“阿槐,当老师可不能误人子弟。”

  正如高考前的那段经历,王庭槐做什么都不服输,即便是旁人看来再普通不过的课堂教学,他也要玩出花儿来——刚刚毕业的他就大胆提出,把课堂“翻转”过来。即变“验证性生理实验课”为“探索性”生理实验课。

  “我希望学生能有自己的思考,而不仅是按图索骥对着教科书上的实验操作。”王庭槐颠覆了传统的“老师讲、学生听”教学模式,把实验教学从验证性变为探索性,目的在于培养学生的独立思维和探索精神。

  1984年,王庭槐率先在课堂中进行生理学实验教学改革,创新性提出新型生理学实验“七步曲”:预设课题情景;独立完成预习;开展答辩式讨论;及时应用现代科技;实验“体验式教育”;即时过程点评;创设量化评估。

  这种“翻转课堂”的教学模式在中山医学院一下子火了。学生上课的积极性大大提高了,与之前呆坐上完一节课的情形大相径庭。“让学生按着既定实验操作,限制了学生的想象力,他们自然觉得课堂无趣、无聊。而探索性实验教会学生自主探索,激发了学生的求知欲。”

  医学院“三段式”传统教育模式强调循序渐进,可有前期理论和后期实践结合不紧密的弊端。1996年,王庭槐赴美国交流学习时发现,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大一学生上午学完解剖课,下午就要到医院骨科病房见习,这种教学方法触动了他。

  回国后,王庭槐立即着手让医学生尝试早期接触临床的方法,并在1998年率先在自己的泌尿生理学课程上推出“早期接触临床”的教学方法,理论课结束后他便把学生带到附属第一医院直接在病房床边了解和观察病人的病情和症状。

  早期接触临床教学方法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一名学生既兴奋又感到意外地告诉他:“我原来以为蛋白尿就像牛奶一样是白色的,到了临床才知道其实看上去和正常尿液是一样的!”王庭槐借机向学生讲解怎么判断蛋白尿,肾小球滤过膜的功能,蛋白尿是如何形成的,将理论和临床有机结合起来,使学生活学活用。

  2001年,王庭槐进一步提出让学生利用寒暑假,回到家乡医院“预见习”,借此感受生命(病人)、感受医生、感受医院和感受社会。三年后,该项目就从只有一个班参加,推广到全校医科专业,还吸引了来自港澳台、国内外等地的专家学者前来学习交流。

  此后,王庭槐在早期接触临床的基础上,创造了早期接触临床、早期接触科研、早期接触社会的“三早”教育模式,被全国多数医科院校学习推广,一大批医学生因此受益。2005年,由王庭槐牵头主持的“构建‘三早’医学教育模式的探索与实践”获教育部国家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

  为了让本科生从二年级就开始初步接触科研,王庭槐做了很多全新的尝试。比如本科生大多缺乏论文技巧,于是1994年王庭槐率先开设了文献检索课,从如何找检索文献材到让学生自己设计实验,自己完成实验,获得实验结果后又开始手把手教学生撰写学术论文。

  论文写好了,从投稿到发表乃至参加学术会议的发言,学生还没有机会经历训练过。怎样提前让学生学习训练体验这个过程?王庭槐笑着说:“一天早上,我在马桶上想出一个屎坑计!”他决定鼓励学生自编论文集,按照正规科研的模式进行从论文写作到论文发布的模拟实操训练。编印论文集的经费哪里来?学生要能去社会上拉赞助,编好了要开论文发布会,本科生也要正式地进行陈述和答辩。

  从第一本开始,王庭槐没想到学生们热情高涨,从此再也停不下来。有一年,学生实在脸皮薄没拉到赞助,王庭槐马上自掏腰包500元,为学生出版了那一届的论文集。现在,这十几本实验生理学探索性实验论文集,虽然印刷装帧简陋,更没有正式刊号,却成了王庭槐最为珍视的成果之一。

  理论能力强了,动手能力也不能弱。王庭槐开创性地提出,学校应该在常规课程之外,向学生开放实验室,让学生进行课外实验。“经费怎么办?能不能向学生额外收钱?这都是我要顶住的压力。”王庭槐很庆幸自己坚持下来了,“开放实验室受到学生的热烈欢迎,三年后教学质量明显提高。”

  开放实验室并不是放任学生不管,王庭槐为此花了更多时间参与学生实验,由于没办法同时看完每个学生的实验全程,1990年,王庭槐把学校电教中心淘汰的旧摄像机要了回来,他将学生实验课的操作过程进行实时录像,实验结束后和学生一道回放录像,实时点评,创新了师生双向同步反馈的教学模式。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王庭槐常常用这句诗来鼓励初入杏林的本科生,即便专业知识还不够深入,也要勇于创新实践,在实践中修正自我、不断进步。他对自己从事的教学科研也从不停步,精益求精。

  在学生面前,王庭槐常常会提到自己的恩师——中山医学院一代名角、民国学人侯慧存教授。

  侯慧存是我国病理学奠基人之一的侯宝璋教授长女,我国传染病学泰斗、原中山医科大学校长彭文伟教授夫人,曾教王庭槐专业英语。“侯慧存教授的英文非常好,当时教研室请她对青年教师的专业英语进行培训,那是小小班个体化教学。她要求我们下苦功背英语,“首先从专业教科书选一段落,要求我们翻译一遍,她再较正一遍,我们再背一遍强化巩固。她的办法不机巧却非常奏效,这也让我明白适当的死忘硬背在学习过程中也是必要的道理”

  子女都在国外,晚年的侯慧存独自生活。王庭槐常常带着研究生一起去探访老师,让学生们听她讲老一辈医学大家的治学传统、为人处世,并把这当做研究生教育的一部分。由于侯家与老舍、胡絜青、巴金、关山月、黎雄才等人关系密切,侯慧存家中多的是名人字画,盈室墨香。王庭槐以为,学生们在此接受教育,本身就是一种美学熏陶。好的教育本来就是一种耳濡目染潜移默化。

  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生理学教授王庭槐:教学改革36年不曾止步 三早教育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不知从何时起,学历和荣誉似乎成了老师教学水平的一种衡量标准。在一些学生心里,自己的博士生导师如果是院士,会显得更有“面子”。而实际上,很多做出伟大成就的人,他们的老师或导师,远没有他们的名气大学历高。真正的教育家,他们往往潜移默化不追求轰动效果,却有一双“点石成金”的妙手。

  于是,小学初中期间学校停课学工学农学军,他不抱怨,因为他学会了很多生产一线的技能,后来在抽纱公司当染纱工时用上了,“我自己画图纸设计染纱机,进行技术革新”。任代课老师期间,自嘲自己是“肚子饿胆子大”,什么课都敢接,初一语文初二物理初三数学都代过,“带着学生去学农,又当爹又当妈,锻炼了很多能力。而且这段代课经历对我后来考上大学帮助很大。”

  在公社卫生院制药室,条件极为艰苦简陋,没有自来水,只能靠挑井水过滤制作制药用的离子水,没有煤气炉,只能劈柴烧炭来完成高压消毒的加热。“挑水劈柴过滤配药分装质控我们生产一条龙,从简陋中力求精致,比如分装针剂的安瓿的封口时,火枪玻璃烧融封口技术可以做到和药厂机制一样的水准,在上级医院的帮助下,我们按中草药制剂药典的要求,解决当地很多缺医少药的问题。”这段经历,王庭槐认为极大地锻炼了他的动手能力和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在后来的科研工作中,他的精细动物心血管手术得到很多科研同行的赞誉。从这些经历中,王庭槐悟出一个道理:无论是教育还是科研,都是开拓性的工作,都需要有很强的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动手能力。“不抱怨,重要的是心中永远有明灯,向着初心去努力。”

  这种实践出真知的人生信条不仅伴随着王庭槐自己的生活,更成为他教育学生的重要理念和方法。

  从中山医学院本科毕业后,王庭槐再一次和自己的“规划”擦肩而过——他没有按照父亲的希望成为一名医生,却因为优异成绩留校任教。听到这个消息,当了一辈子医生的父亲沉吟许久后说了句:“阿槐,当老师可不能误人子弟。”

  正如高考前的那段经历,王庭槐做什么都不服输,即便是旁人看来再普通不过的课堂教学,他也要玩出花儿来——刚刚毕业的他就大胆提出,把课堂“翻转”过来。即变“验证性生理实验课”为“探索性”生理实验课。

  “我希望学生能有自己的思考,而不仅是按图索骥对着教科书上的实验操作。”王庭槐颠覆了传统的“老师讲、学生听”教学模式,把实验教学从验证性变为探索性,目的在于培养学生的独立思维和探索精神。

  医学院“三段式”传统教育模式强调循序渐进,可有前期理论和后期实践结合不紧密的弊端。1996年,王庭槐赴美国交流学习时发现,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大一学生上午学完解剖课,下午就要到医院骨科病房见习,这种教学方法触动了他。

  回国后,王庭槐立即着手让医学生尝试早期接触临床的方法,并在1998年率先在自己的泌尿生理学课程上推出“早期接触临床”的教学方法,理论课结束后他便把学生带到附属第一医院直接在病房床边了解和观察病人的病情和症状。

  早期接触临床教学方法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一名学生既兴奋又感到意外地告诉他:“我原来以为蛋白尿就像牛奶一样是白色的,到了临床才知道其实看上去和正常尿液是一样的!”王庭槐借机向学生讲解怎么判断蛋白尿,肾小球滤过膜的功能,蛋白尿是如何形成的,将理论和临床有机结合起来,使学生活学活用。

  为了让本科生从二年级就开始初步接触科研,王庭槐做了很多全新的尝试。比如本科生大多缺乏论文技巧,于是1994年王庭槐率先开设了文献检索课,从如何找检索文献材到让学生自己设计实验,自己完成实验,获得实验结果后又开始手把手教学生撰写学术论文。

  论文写好了,从投稿到发表乃至参加学术会议的发言,学生还没有机会经历训练过。怎样提前让学生学习训练体验这个过程?王庭槐笑着说:“一天早上,我在马桶上想出一个屎坑计!”他决定鼓励学生自编论文集,按照正规科研的模式进行从论文写作到论文发布的模拟实操训练。编印论文集的经费哪里来?学生要能去社会上拉赞助,编好了要开论文发布会,本科生也要正式地进行陈述和答辩。

  在学生面前,王庭槐常常会提到自己的恩师——中山医学院一代名角、民国学人侯慧存教授。

  侯慧存是我国病理学奠基人之一的侯宝璋教授长女,我国传染病学泰斗、原中山医科大学校长彭文伟教授夫人,曾教王庭槐专业英语。“侯慧存教授的英文非常好,当时教研室请她对青年教师的专业英语进行培训,那是小小班个体化教学。她要求我们下苦功背英语,“首先从专业教科书选一段落,要求我们翻译一遍,她再较正一遍,我们再背一遍强化巩固。她的办法不机巧却非常奏效,这也让我明白适当的死忘硬背在学习过程中也是必要的道理”

  子女都在国外,晚年的侯慧存独自生活。王庭槐常常带着研究生一起去探访老师,让学生们听她讲老一辈医学大家的治学传统、为人处世,并把这当做研究生教育的一部分。由于侯家与老舍、胡絜青、巴金、关山月、黎雄才等人关系密切,侯慧存家中多的是名人字画,盈室墨香。王庭槐以为,学生们在此接受教育,本身就是一种美学熏陶。好的教育本来就是一种耳濡目染潜移默化。